叶娜

热爱海贼火影的精神巫师
咕咕咕咕咕咕咕咕

捏咔捏的不当人子、二叔和魏公()

可恶  圈好冷 

 太太粮粮摩多摩多

【海贼众人】他们都是什么花

·内含山治/马尔科/青雉/赤犬/黄猿/藤虎

·持续更新中,有想看的评论区

· 求小红心小蓝手!

·不喜勿喷,欢迎提建议

·本人超好相处哒~评论区来聊~

――――――――――――――


山治


风铃草,温柔的爱。

金发的绅士对lady永远是满满的温柔。

无论何时看向他的眼睛,都是带着宠溺的深情,那是一种能把人吸进去的温柔。

他会在饭后为你端上精致的甜点,

会在你生病时紧张地忙里忙外。

他是属于你的骑士,你的王子。

『早安,美丽的lady。』



马尔科


紫蓝色鸢尾花,思念、想念。

顶上战争,路飞失去了艾斯,而马尔科失去了全部。

都说最不幸的不幸,是曾经拥有过。

可是那样美好的一切,都留在了那片战火纷飞的土地上。

往后,也都不会再回来了。

他是一个海贼,他从来不需要同情。

可是,在某个夜深人静的夜里,也会有泪滴划过脸颊吧?



青雉


马鞭草,正义、期待。

他追求着属于自己的正义。

“有些事情我不待在海军也能做,有些事情我不待在海军才能看清。”

从燃烧的正义到懒散的正义。

他也有着对于未来的期待。

“20年前,为欧哈拉挺身而战的巨人哈古瓦尔·D·萨乌罗,曾经是我的好朋友,那一天,我照着他的意思让你活着从那座岛上离开,所以从那一刻开始,我有义务看着你往后的人生。你终于找到你的栖身之处了么?那么你就好好活下去吧,奥哈拉还没有灭亡!”

内心最火热的人吃了最冰冷的果实,看起来似乎矛盾重重,可是本质上是一致的,不是吗?



赤犬


蔷薇花,热烈、鲜艳,同时也有偏激和执拗之意。

绝对的正义,无论世人眼光如何,依旧坚定甚至偏激的遵循自我。

耀眼而滚烫的能力包裹的,却是一颗坚如磐石的心。

无论是退缩的士兵、敌方的海贼,在他眼里都“一视同仁”。

“海军,不需要三观不正的士兵。”

“再怎么小看这个世界的正义,也得有个度吧!”

而红色西服口袋里的蔷薇,是铁血军人最后的浪漫。



黄猿


白鹭花,神秘、捉摸不透

别问,问就是本人多次因为战场打架摸鱼放水被怀疑是革命军卧底。

一口一个好可怕,一脚一个超新星。

顶上战争被读者质疑一根头发没掉

目前实力成迷

[模棱两可的正义]目前也是个迷。

谜一样的男人



藤虎


紫藤萝花,很温柔的花呢。

一笑先生,也是个温柔的人。

无论是他的平易近人、他的重情重义,还是他关键时刻心系百姓。

那个在赌场里萌哒哒的大叔,

那个实力强劲的大将,

那个为了自己的正义和元帅叫板的人,是他,都是他。

“这双眼睛是我自己闭上的,因为看到了太多不想看到的东西。”

“正直过头的草帽路飞,大伙都想帮助你,你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头发是什么颜色,眼睛的形状呢,长相怎么样呢,这双眼睛要是没闭上就好了,我想看看你的脸,应该长着一张温和的脸吧。”

――――――――TBC――――――

作者话:


没错黄猿老爷子就是很敷衍(狗头)


持续更新中,有想看的评论区留言

【海贼众人】他们都是什么花

·内含萨博/多弗/克洛克达尔/路奇/卡库

·持续更新中,有想看的评论区

· 求小红心小蓝手!

·不喜勿喷,欢迎提建议

·本人超好相处哒~评论区来聊~

――――――――――――――


萨博


紫色风信子,意为道歉、后悔。

那个没能再见到面的少年,那场没能挽救的战争,是他一生的遗憾。

记不清多少个无眠的夜晚,只要闭上眼就能看到艾斯的样子。

好像近在眼前,伸手却是一片虚无。

幸好,他还有路飞。

『路飞,谢谢你还活着。』



多弗朗明哥


诅咒、孤傲,黑色百合的花语。

天龙人的身份是一种荣耀,

那是他从小本该享受的荣华富贵。

天龙人的身份也是一种诅咒,

是他黑色童年的一切起源。

可是即便在情况最恶劣的时候,他也能对那些声音不屑一顾。

那是他骨子里与生俱来的孤傲。

『我可是天龙人啊!』



克洛克达尔


恶魔的温柔,这是彼岸花的一个花语。

他可以对敌人毫不留情赶尽杀绝,

却可以在雨天为路边的小狗遮雨。

对于人民来说的这个恶魔,似乎也有着不为人知的另一面。

『那个奄奄一息的老头子我之后自然会收拾,但在此之前我也不想看到你们得意的嘴脸。』



路奇


卡萨布兰卡的花语有一种,死亡。

他是行走在无边黑暗里的人。

他可以连眼睛都不眨地杀死几百人,

也可以因为任务在普通的城市伪装整整5年不露一点破绽。

出手,即是死亡的气息。

『黑暗的正义』



卡库


雏菊,愉快、幸福,也暗藏离别之意。

比起冰冷的黑色西服,我更相信七水之都的“山风”才是这个少年本应该有的样子。

那样爽朗的笑声,是少年才有的快乐啊。

可是,这一切终究只是假的。

『如果可以的话,真想在这里留下一些美好的回忆。』

――――――――TBC――――――

作者话:

不好意思咕了一阵子(鞠躬)

好吧确实很敷衍啦(被打)

为什么没有人磕海军组呢他们不香吗(疑惑)

持续更新中,有想看的评论区留言

【海贼众人】他们都是什么花


·内含路飞/索隆/艾斯/罗/柯拉松

·持续更新中,有想看的评论区

· 求小红心小蓝手!

·不喜勿喷,欢迎提建议

·本人超好相处哒~评论区来聊~

――――――――――――――


路飞


有什么能比向日葵更加合适呢?

那样一个少年,欢快、活泼、阳光而又有着勇往直前的毅力,

哪怕身处无望的黑暗,也能面朝明媚的太阳,给人带来温暖。

当然啦,据当事人说可能也有一个原因是瓜子能吃



索隆


仙人掌。

仙人掌的花语是坚强。

天生在环境恶劣的沙漠,坚韧、孤傲,是沙漠里不可多得的强者。

而身上最尖锐的利刺,只有面对信任的伙伴才会柔软。

『不不不,真不是因为他绿绿的。』



艾斯


白色薰衣草的花语,

是只要用力呼吸,就能看到奇迹。

忘不了少年一句“我适合来到这个世界上吗?”

你的存在、你的个性,都是这个世界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要相信,那些爱你的和你爱的人,就是你努力活下来最好的答复。

之前有路飞和萨博,后来有老爹和大家,还有屏幕前的我们。

『你从不是孤身一人。』



黑色曼陀罗,神秘、优雅,又象征着致命的死亡。

是香波地群岛的惊鸿一瞥,

是德雷斯罗萨的拼命一搏。

是儿时一张记忆深处的笑脸,

是雪地里刻骨铭心的一声枪响。

被埋葬的曾经,更加波涛汹涌的现在。

『特拉法尔加·被路飞带跑·憨憨·降智打击·罗:疑惑且不解』



柯拉松


火花兰,意为忘不了的人。

那个曾经那么温柔、那么善良的一个人,终是死在了自己的亲哥哥手里。

他走的那一天,战国失去了自己唯一的养子,罗失去了唯一一个那么在乎自己的人,那个凶手失去了自己的亲弟弟,而我们永远失去了一个笨手笨脚的大男孩。

他是很多人的意难平。

也是我们忘不了的人。

『愿你在远方安好。』

――――――――――TBC――――

作者话:


有想看的评论区留言~

《夏天的风·下》

(卡库乙女向,第一人称)

·求小红心小蓝手!

·流水账预警!!

·不喜勿喷,欢迎提建议

·本人超好相处哒~评论区来聊~

 ·配合BGM:《夏天的风》  

    

           夏天的风正暖暖吹过

            穿过头发穿过耳朵

               你和我的夏天

                 风轻轻说着

  ――――――――――――――


又快到“水之诸神”来临的日子了。

最近几天卡库总是有些心不在焉的样子,对我也不觉稍微疏远了些。

但当我问起的时候,他总是笑着说,最近水之诸神快到了,他们要为此做准备。

可是转过头后,他的笑容又隐去了。

心里不自主地有些慌乱。

难道真的……只是我多虑了?


在我们看不到的地方,命运的齿轮飞速转动起来。

一切都回不到过去了,不是吗?


水之诸神当天――――

我快步走在去往避难所的路上。

因为收拾东西耽误了好多时间…

希望还能赶上。

空荡的街道上已经没有行人了。

海啸前汹涌的风翻滚着、肆虐着,但咸腥的气息里却突兀地夹杂着一丝不该有的烟味。

我猛地抬起头,不远处是一片漫天的火光,还有杂乱的呼喊声。

那是……冰山先生的房间?!


“你不应该出现在这里。”

一抹黑色的身影蓦地闪现在前面。

“你现在应该在避难所。”

那样熟悉的声音,

惊得我抬起头。

不…不对…不应该是这样的,

现在工头们应该都守在冰山先生的卧室啊…绝对不会是…

脑子里的线索突然清晰了起来,真相一下子血淋淋地展现在眼前,美丽而又残酷。

我反倒笑起来。


那个我曾经那么爱的少年,

现在却藏在一身黑色西服后面。

有的,只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

“不应该出现在这的人是你吧,卡、库?”

这两个字,嚼碎了、挤扁了从嘴里冒出来,似乎这样就能把所有的疑惑、怨恨、不可置信全部倒出来。

“你没有权利知道。”

“你应该感谢老朽没有杀了你。”

“…你是个聪明人,知道应该怎么做。”

我定定地望着他,火光映亮了大海,却没有映亮他的眸子。

那一刻,他的眼里没有光。

心里的最后一道防线轰然倒塌。

假的,原来都是假的。

从来就没有什么山风,也从来都没有那些我以为的情愫。

他的眼里,从来就没有过我。

哪怕一丝一毫。

我看着他转身消失在楼群中,黑色的背影决绝而不带感情。

一声悠长而绵延的叹息,消失在风里。

“如果可以的话,老朽真想在这里留下美好的回忆。”

可是,现在只剩下我一个人泪眼模糊。

   

  

                        尾声

数年后――――――

七水之都还是那个七水之都。

一号船坞也还是那个一号船坞。

时间有的时候,可以磨平很多事情。 

那窗前的白月光,时间长了,不过是一滴风干的泪痕。

而心口的朱砂痣,天长地久,不过是一抹失色的口红印。

当初的轰轰烈烈,满心欢喜,终不过留下一缕夏风,轻轻讲着你我的故事。

只希望,下次相见的那一天,能够笑着释然。

――――――The end――――――

作者话:

别打了别打了,知道是烂尾了【哭唧唧】

美好的邂逅之后,一切最终只是随着风飘向远方,飘向彼岸,飘向我们的回忆深处。

我一直相信,在他们的心底,还是有一丝对于七水之都的留恋的。

虽然我知道我的文笔很渣(咳咳)但是之后还是会再尝试写一些短篇的~

还请多多指教

《夏天的风·中》

(卡库×你,乙女向,第一人称)

·求小红心小蓝手!

·流水账预警!!

·不喜勿喷,欢迎提建议

·本人超好相处哒~评论区来聊~

 ·配合BGM:《夏天的风》  

             夏天的风我永远记得

             清清楚楚地说你爱我

             我看见你酷酷的笑容

               也有腼腆的时候

―――――――――――――――

后来啊,我们成了朋友。

比起那种普通意义上亲密无间的朋友,更像两条平行线一样,彼此都保持着不近不远的距离,但是转过头,又总能看到对方。

山风,也吹到了我心里呢。


从那时候开始,我基本就成了一号船坞的常客。

虽说,大部分时间都只是坐在阳光下悄悄注视着少年。

害,可别提了,一来二去的没勾搭上卡库,倒是和旁边酒馆的布鲁诺混熟了。

恋爱的少女总是没有智商的

“布鲁诺――”

“一杯蜂蜜酒,老样子。”

布鲁诺手艺很好,人也很宽厚,附近的居民们都喜欢来他的店喝酒。

其实我一直把他当做好兄弟看待

但是呢,他真的挺善解人意的,真的。

比如。

“你是喜欢卡库吗?”

我看着那少年沐浴在阳光下,欢快的笑容让甜香的蜂蜜酒都暗淡了几分,脸不自主的红了起来。

得,这下从好兄弟荣升好姐妹了。

我可以,我很乐意。

“喜欢的话,为什么不问问他呢?”

别擦杯子了,布鲁诺,听说村东头开了个婚庆公司,正需要你这样的人才。

明明嘴上还毫不在意地调侃着,心却不自主的飞速跳动着,仿佛要挣脱胸膛。

那时的少女满心都是害羞,

却忽略了身后布鲁诺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


傍晚的七水之都不同于以往,繁华、热情,地域风情的曲子流淌在街道上,醉人的花香弥漫在情侣们耳鬓厮磨的呼吸里。

我坐在天台上,手指轻轻敲打着木制的扶手。

“你也在这里看风景吗?”

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我笑着抬起头。

“听说夜晚的大海很美呢,卡库。可惜从这里看不到。”

“这样的话……我知道一个好地方,要不要去看看?”

他笑得眉眼弯弯,朝我伸出手。

“仅此一个机会哦~”

那一瞬间,山风拂过脸颊。

我握住他的手。

无数个光点汇聚在一起,时而模糊,时而清晰,闪烁着、跳动着,带着万家灯火,映入眼帘,映入心里。

我看见,他的眼里有光。

“卡库……”

“嗯?”

几个几乎微不可闻的字眼消逝在呼啸而来的风中。

我看着他的眸子,只是笑着摇了摇头。

我、喜、欢、你。


彼时的我还是一个傻傻的孩子,坚信童话故事的最后,王子和公主一定会幸福快乐的在一起。

可是,生活从来都不是童话。

如同平静的湖面出现波纹,

我的生活也因一件事彻底走向了另一条路。

一号船坞有了位新客人。

那个人叫草帽路飞。

――――TBC―――――――――

我不是,我没有,我真的不是鸽子精,只是平常没时间看手机(擦汗)

嘿嘿,聪明的旁友已经看出来了,这篇是一点日常+过渡哦!

下篇就要走剧情辣~

没有什么意外的话应该下周末更完。

看完七水之都篇章已经好久了,角色可能会有ooc,欢迎指出。

(厚着脸皮)点关注~不迷路~

《夏天的风·上》

(卡库×你,乙女向,第一人称)

·求小红心小蓝手!

·流水账预警!!!

·不喜勿喷,欢迎提建议

·本人超好相处哒~评论区来聊~

 ·配合BGM:《夏天的风》  

      

               为什么你不在

               问山风你会回来

――――――――――――――

山风,山风,真是个好名字。

像清新的风那样掠过城市上空,

笑容比九月的爱琴海还要明媚,

真是不知道该祸害多少女孩子呢。

用巴里的话来说,就是一口一个老朽还能迷倒一群姑娘。

别说了巴里,知道你羡慕了。


卡库18岁那年,

跟着路奇一起来到了七水之都。

18岁啊,最干净的、花一样的年纪,满满的少年气息。

是啊,那样一个活泼、欢快的少年,和温和朴实的城市也倒般配。

就在这个时候,我悄悄地喜欢上了他。

也许是在船坞时的惊鸿一瞥,也许是因为少年爽朗的笑声,也许是最初看到空中那抹身影的心动?

我说不上来。

心底有什么东西开始生根、发芽。

无数个日夜,我痴痴地望着窗外,

企盼能看到那个身影。

可是,当他真的路过时,我却害羞的连头都抬不起来。

有天真的孩子问我,姐姐,你怎么了?

隔壁的邻居总是调侃我,说我得了病。

一种叫爱的相思病。

我已经病入膏肓、无药可医了,却还死死的扼杀着这份心动。

我没有勇气。

所以,这注定是一份卑微如尘埃的单恋。


上帝还是眷顾我的。

那是一个雨天。

夏天的雨总是这样,热烈而喧闹,横冲直撞地清洗着街道,

我听到他的声音。

“你好,这位小姐,需要帮助吗?”

我下意识地后退了两步。

我看到他明亮的眼神中闪过一丝慌乱。

“不好意思,有些突兀了――不过被雨淋到对身体可不好哦。”

说完,他俏皮地眨了眨眼睛。

“我、那个、如果方便的话,能不能……”

我结结巴巴地开了口,脸迅速红了起来。

“就是……我没带伞……”

……为什么我见到帅哥这么没出息??

他笑了笑,把伞往这边挪了大半。

“荣幸至极。”

那天,我第一次发现原来回去的路这么短。

“谢谢您,卡库先生。”

“叫老朽卡库就好。”

我看着他越走越远,

心里有什么东西正飞速地跳动着,像重获自由的鸟儿,又像羞涩乱撞的小鹿。

雨幕中的少年或许永远不会知道,那个月,我在那个路口,不知道浑身被淋透了多少次,才终于到等到他。

――――――TBC――――――――

作者话:

天那我写的乱七八糟。

CP9一直是鄙人的本命,其中我也最喜欢路奇和卡库。

卡库在我心中,就是一种少年的形象。

是一种美好的邂逅、青涩的心动。

之前听《夏天的风》突然有了这个脑洞,于是就搞了这个十分钟速写。

有人愿意看的话,会有后续。

【德哈】《一张地图引发的惨案》

(本文原创,德哈向。)

·无脑沙雕水文ooc慎入!

·不喜勿喷,欢迎提建议~

·请大佬们留下小红心小蓝手!

本人超好相处哒~评论区来聊~

―――――――――――――――

『开学前夕的速写!』


今天是普通的一天。

今天又是不普通的一天。

因为德拉科和哈利要去看望一个远房的表叔的姐姐的堂弟。

美名其曰见家长。

哈利:我信你个鬼,见这么远房的家长有个屁用

我:可闭嘴吧你,工具人bb啥

但是,这个任务之所以让二人闻风丧胆,是因为它有一个特别折磨人的地方。

那就是不能用魔法,只能开车去。

是啊,真是可喜可贺

别问,问就是飞路网爆炸了,飞天扫帚全体越狱,魔杖失灵。

反正略过中间一大堆杂七碎八的事情,两人早起迎着晨光背着书包抓着地图坐到了车上。

坐在副驾驶座上的哈利十分感动地看着拽哥金色的脑袋在阳光下反射出耀眼的光,深情脉脉地开了尊口。

哈利:德拉科,你…会开车吗?

德拉科:放心,你就把地图拿好了,哥带你感受速度70脉

哈利感受到了拽哥满满的情意,伸手拿起了地图。

哈利:都什么乱七八糟的!


转眼间,时间麻溜的不像话,不知不觉的已经到了夜晚。

在这个本该郎情妾意,缠缠绵绵到天涯的浪漫时刻,有那么两个人却完全在状况外。

一辆加长版的豪华轿车极其不优雅地嘎吱一声怼在了路边。

“破!特!”

“你TM拿脚看的地图吗?!”

“什么?臭白鼬!这分明是你出门时把地图拿错了好吗??”

当事地图:就,就挺突然的。

“你!你还敢说我!要不是你睡过头了我至于吗?”

“呵,要不是某人昨天晚上纵 欲 过 度我至于睡过头吗!”

快看看,白日宣淫,你们两个狗男人还要不要点脸。

得,现在好了,他们估计要露宿了。没准还得来个荒野求生。

远远望去,两人如同咸鱼一样,目光空洞地瘫在车里。

一个黑毛一个黄毛。

“破……”

“滚,莫挨老子。”

德拉科:弱小无助,但能上破特,还会咕咕。

哈利冷笑,他算是把马尔福看透了,整个一个路痴。

他真想回到早晨一巴掌扇死那个让德拉科开车的自己。

咳咳,赫敏姐姐有言,淡定,这才不是吵架。

这叫打情骂俏,懂不懂。

总会有反转的嘛。

说时迟那时快,哈利长叹一口气。

就在憨憨德拉科以为哈利终于要原谅他的时候,突然脖子后面一凉。

“德拉科……”

这一声~拽哥鸡皮疙瘩掉一地~

他能感觉到一只手搂住了他的腰。

哗的一下,车灯突然黑了。

然后――

【玩家哈利.波特使用技能:两极反转】

哈利把拽哥拦腰抱起。

“出去冷静一下吧你!”

独留德拉科一人在车外凌乱?

那一夜,整个方圆十里都听得见拽哥在哀嚎。

――――――The end――――――

                  〔番外〕

转天早晨,两人凌乱着总算开了回来。

真的,他们都抱着必死的心态。

没关系,反正地球是圆的。

总有一天能开回来。

赫敏姐姐听闻了他们的遭遇后,沉思了许久。

半个小时过去了。

一个小时过去了。

要不是她最后终于开口了,哈利都以为她要给自己下病危通知书了。

“你们,不知道车上有个东西叫导航吗?”

活见鬼了,哈利跟了德思礼家那么多年,竟然忘了还有导航这事儿。

没想到,一谈恋爱傻三年。


【卑微抱大腿】求小红心和小蓝手!!

《鸡腿分你一半》

        (本文原创,罗赫向)

·突如其来的脑洞,又名憨憨罗恩和赫敏爸爸的小日常。哈利友情客串。

·无脑沙雕水文内含ooc,慎入。

·不喜勿喷,欢迎指导意见。

·本人超好相处哒~评论区来玩~


众所周知,罗恩喜欢鸡腿。

众所周知,罗恩喜欢赫敏。

所以,当多年以后,丽塔.斯基特询问酒过三巡酩酊大醉的罗恩,关于他的妻子在他心目中的位置时,

小傻子罗恩憨憨地来了一句

“是能把鸡腿分她一半的地位”

罗恩,我劝你善良。

不然你可能随时会失去你的老婆。

说时迟那时快,

赫敏没忍住,一巴掌拍在了罗恩脑袋瓜顶。

好家伙这一巴掌把罗恩拍的那是一个醍醐灌顶。

仿佛惊雷一声通天修为天塌地陷紫金锤……

咳咳,跑题了。

罗恩一脸诚恳地放下了酒杯。

如果他能把手上的鸡腿放下的话也许更有说服力。

喝醉了的憨憨罗恩看到金妮拼命地眨眼使脸色,好似想起了什么。

“金妮,你是中风了吗?”

卡吧。

这是记者石化的声音。

卡吧。

这是当事人攥拳头的声音。

金妮:就,就挺突然的。

事实证明,喝酒害人。

赫敏深吸了一口气,脸上堆起了老父亲的微笑商业假笑,看向了周围的记者。

“懂?”

二米八的气场让屏幕前的作者都鸡皮疙瘩掉一地。

记者疯狂点头。

[群众演员(擦汗):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

本来事态已经逐渐平息,但没想角落的哈利.电灯泡.波特幽幽地来了一句。

“我就说,罗恩和鸡腿才是真爱。”

嗯,不愧是他爹和他教父的儿子。

360°无死角补刀。

辛苦你当了7年的电灯泡了,哈利。终于反杀了,恭喜啊。

此时,早已被众人遗忘在大明湖畔的丽塔已经脑补出了一部恩怨爱恨情仇大片。

比如罗恩和鸡腿跨越种族的爱恋。

比如悲催的第三者哈利。

[哈利(笑):我TM谢谢你]

于是,明天一早的预言家日报就变成了这个亚子。

震惊!部长不为人知的婚姻秘密》

《鸡腿引起的血案,人性的毁灭!

买还立送丽塔.斯基特全新著作!

《哈利波特:英雄还是第三者?

哦吼,很好,今天也是魔法界核平并且相亲相爱的一天。

―――――――――――――――――――

【卑微抱大腿】求求小红心小蓝手!

《最后的最后》

                 ――记霍格沃茨保卫战

·纪念性的随笔,很短。

·此文仅表个人观点,不喜勿喷。

·欢迎提意见。

―――――――――――――――

【太阳在霍格沃茨上空冉冉升起,大礼堂里洋溢着生命和光明。】

“而且,说句实话,我这辈子的麻烦已经够多的了。”

1999年5月2日,霍格沃茨保卫战。

今天――

2020年5月2日。

这场必将在巫师历史上记下浓墨重彩的一笔的战争,已经谢幕22年了。

这22年来,有的人成家立业,有的人实现理想,有的人一生平淡。

有些人的岁月,却永远的停在了22年前。

记得以前刚开始看《哈利.波特》的时候,只是单纯地为战胜了伏地魔而感到喜悦、激动。

如今再去看,透过文字,看到的却是我们失去了多少。

西弗勒斯.斯内普再也看不到那双漂亮的绿眼睛了。

韦斯莱双子不会再被人认错了。

小泰迪成了孤儿。

哈利身后少了一只总是活力十足的小狮子。

还有许许多多不知名的英雄因此牺牲。

书中没有描写,我们也无从得知,那些活下来的人们是怎样接受这些亲人、朋友们的逝去。

他们为这些牺牲的英雄感到自豪、骄傲,但是,在某个夜深人静的夜晚,是不是也会有泪珠划过眼角?

可是,战争总是残酷的。为了让更多人得到一个光明的未来,为了保住霍格沃茨。

他们死的壮烈,死的义无反顾。

『笑着走来,笑着离去,只留无数梦中一个模糊的背影。』

最后的最后,千万的思绪,化作笔尖上的四个字。

“十九年后”

是啊,死去的人不会回来,

但是活着的人还要继续下去。

哈利和金妮结了婚,他给最像他的小儿子起了两个人的名字。

“阿不思.西弗勒斯.波特,你的名字中含有霍格沃茨两位校长的名字。其中一个就是斯莱特林的,而他可能是我见过的最勇敢的人。”

乔治娶了安吉利娜作为妻子,并给儿子起名叫弗雷德。

我一直相信,就像邓布利多教授所说的那样,逝去的人不会真的离开,他们活在我们的心里,

forever, and always.

最后的最后。

此文献给那些因为霍格沃茨保卫战而牺牲的英雄们,也献给未来。

――――――The end――――――

【卑微抱大腿】觉得还凑活的大佬们请留下小红心!感谢(❁´ω`❁)